Sagitta

抱歉迟迟都没画性转的小哈和少爷啊😣
拿近日画的两位美女补偿之前答应过的太太们
希望你们喜欢ʕ•̀ω•́ʔ✧ @Heathen  @弦上春雪。

【群宣】Harry Potter 原创语c群

群号:542160449

最近加入的群,还是个新群,这是同人自创角语c

时间轴是原着之后,所以Harry是我们的学长

本群须知都在图片里了

不错玩,但人有点少,群好冷, 有兴趣的欢迎进来玩_(:з」∠)_

现已有:校长, Slytherin院长,级长,Gryfrindor院长,级长,Ravenclaw级长,黑魔法防御教授

求帮忙分享,真的不错玩,拜托_(:з」∠)_

太甜啦!!!!!///V///

。橙子=*。:

赖在我家干嘛!


(啊……)

[日常]
今天在老妈公司闲晃,
在桌上突然看到熟悉的图案,
拿起来一看才发现竟然是Harry Potter2002年的记事本!!!Σ(´∀`;)
上面还有Harry可爱的包子照(*´∀`)
母上大人竟然拿来用!11,12月还被撕掉了!?
我就站在桌前像被施了统统石化一样(✽ ゚д゚ ✽)
内心充满惊喜和惊吓啊!!

/////////分隔线////////////

图1:Harry可爱的包子照和Gryffindor学员徽

图2:Hogwarts校徽

仔细一看第一次发现Hogwarts          的校训“眠龙勿扰”的龙是Draco(ノ´∀`*)
该说卢爹真会取名嘛(*゚∀゚)

【无料配布/黑夜久】失声

兰溪雪:

八月八日的魔都联合学园祭上发放的无料。原本预定明天配布,但是我今天不开心所以提前发了【并不 同一天发放的另一本戳这里→怒放于晚霞后

这是一个让我很有剧透欲望的题材,所以在我剧透之前还是尽量少说话【捂着嘴 至今没收到repo【哭着 要说的就是呢,嗯……看起来是黑尾→夜久,其实是黑尾←夜久比较多的小短篇w我个人虽然很喜欢看黑尾→夜久,但是果然更喜欢黑尾←夜久诶嘿嘿嘿//////不不不——最喜欢的还是他们两个开开心心在一起w

那么,拙作献上——

 

失声 

文/兰溪雪

 

是什么呢?

四月末的阳光尚不刺眼,不如说温柔的过分了。微风吹过带起自己的发丝,脸颊一侧有点微微的痒。我下意识地想找点什么东西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身边什么都没有。

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情绪波动,夜久疑惑地看向我。

怎么了?

1

今天的夜久有点反常,他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一直皱着眉头,也不开口说话,看到我走进教室只是点点头。是我又惹到他了吗?为此我还回想了老半天。不应该,不应该,昨天晚上他还笑着和我说再见呢……

想到这里,我微微起身,拍拍夜久的肩膀。

“喂喂,夜久,怎么了怎么了?今天你和平时不太一样哦?失恋了还是考试不及格?有事情你就和我说嘛好歹也是你的队长——”

这么一句话抛过去,他一定会回头说“就不能盼我点好吗你这混蛋”。然后我就可以借机说两个笑话逗他开心,这是常规剧情。但是,今天的夜久显然并不是常规模式的夜久,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仍旧闷闷不乐地一言不发。

“夜久?”

他转过了头,很快把自己的笔记本递给我。我看了一眼翻开的一页,上面有这样一句话:我好像说不了话了。

“……诶?咽喉炎?”

很快笔记本又传了过来:说不定是,总之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还真是可怜啊。不过我想列夫应该会开心吧,少了个人唠叨他。”

或许是写字太累吧,夜久只是瞪了我一眼,过了一会儿笔记本递了过来:我已经很麻烦了,你就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给我添乱了。

“噗。好好好我知道了。主将大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在上课铃打响的前一秒,我看到了笔记本上夜久仿佛受了什么委屈一般的字体:

写字好麻烦哦。

2

今天一整天,夜久都是一张苦大仇深的脸。每当他想举手提问时,每当他对同学的某个话题感兴趣时,甚至每当有人叫了一声“夜久同学”时——我就可以看到他张开嘴想说什么,但是马上灰暗地低下头掏出自己的笔记本,写好之后递给对方,眼神里流露出“生亦何欢”的神色,然后默默趴回自己的座位。

仿佛看到了耷拉下来的耳朵和尾巴……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午。我和夜久一起去食堂吃饭时,他走到点餐窗口前,张开了嘴——

然后又闭上了。

慌乱的夜久显然不想耽误后面人的时间,匆匆鞠了一躬,逃也似地跑了。等我再找到他的时候,他独自坐在长椅上吃着红豆面包,一言不发,鼓着脸,就差哭出来,那副可怜样哪还有平时的夜久的影子?

我忍住了笑出来的冲动,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习惯就好。只吃面包干不干啊,等着啊,我去买水。”

夜久看都没看我一眼。大概是默许了,大概——

这种平时超级聪明能干的人,偶尔碰壁的样子还真是可爱。我满意地站起身走向自动售货机,这个动作本该十分流畅自然,可是在我转身的刹那余光瞥到了夜久的身边有什么漂浮在空中的东西。愣了一会儿,我转过身,什么都没有。

“夜久?”

夜久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我。

我眨眨眼,摇摇头。“没事。”

到了晚上训练时,听说了夜久不能说话这件事之后,队里的每个人都表示了遗憾,尤其是列夫,他似乎认为夜久没办法说话有他一部分责任,可怜巴巴地问我:“黑尾前辈,夜久前辈不能说话了是不是因为平时说的太多啊……”

“嗯,是这样没错,当然主要是因为平时花了太多的口舌教训你。”我回答。

话音刚落,就受到了夜久的肘击。……这家伙真是的,一点玩笑都开不起,根本不理解别人想让他开心起来的心情!

我揉着肋间一脸无辜地回头看他,“夜久同学,肢体语言是不能代替真正的语言的!”

夜久瞪着我,嘴唇动了动——

接下来的一幕大概是我这十几年来见过最令人惊讶的场景。

我看见夜久说:肢体语言不是更让人印象深刻吗?尤其是对你来说!

……是的,“看见”。

就像自带对话框的漫画一样,夜久身边的空中出现了一行漂浮着的黑色文字,就像墨水还没干一样晕开,逐渐变淡,最后消失——

——太科幻了吧?!

我冷静地揉揉眼睛,“夜久,‘I can speak Japanese’用日语怎么说?”

夜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忘记了自己还不能说话的事实,流畅地开合嘴唇说了些什么,我默默地看着他身边的空中逐渐浮现出的黑色文字:

我会说日语。

接着是沉默,夜久不明所以地看着我,其他人也回过头看着我。列夫看看夜久又看看我,问:“黑尾前辈?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我微笑了一下。

“你们没看到刚才夜久说话了吗?”

3

当我试图向夜久解释我看到的东西时,夜久一脸“别逗了快去训练”然后把我推走。我回过头看着夜久捡起地上的排球,身边的空气中仿佛滴落几滴浓墨,慢慢揉成文字。

真是闲的。

“我可一点也不闲啊?”

夜久的动作顿了顿,但是没有反应。

难得主将大人一片好心,冷淡过头了吧?

我提高声音:“喂喂,夜久同学,你对我的印象是有多差啊?我可没在捉弄你哦?”

这一次夜久总算是给出了个稍微不同的反应。他站起身,慢慢地回过头,眼神里有点犹豫。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看这样子是有点信我了。

等一会儿,训练结束再说。

我无奈地看着他身边的字迹,耸耸肩。

稍晚一点,我在便利店买了给夜久的瓶装水,直接扔给了他,夜久差点没反应过来,接住之后露出了责备的表情。

小心点啊。

“抱歉。”我快步走到他身边。

夜久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抬起眼看着我。

你能看到我说什么吗?

“能啊。”

那别人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我的话?

“嗯……”我在他身边文字出现的部分比划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个位置……像对话框一样,但是只有文字。”

夜久下意识地回头看看我指的地方,试探着开口说了一句话。

是这样吗?

我看着字迹渐渐变淡,点点头。“嗯,是这样的。”

夜久皱起了眉头,沉思了片刻。……所以说,平时很聪明的人怎么想也想不通一件事情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

也许是思考最终没有结果,夜久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下可麻烦了。

“麻烦在哪里啊夜久同学?我会伤心的啊?”

不是啦,我是说,我说不了话很麻烦。别人听不到也看不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变这种状况。

“嘛……现代医学解决不了的事情,顺其自然吧。”

说出去也没人信。

夜久有点郁闷。我们一起沉默了一会儿,我推推他,“挺难办的,不过不是什么大麻烦,别太放在心上。”

换了是你说不了话你就不会这么说啦。

我能够想象夜久恶狠狠的语气,不禁苦笑了一下。“行了行了,顺其自然吧。不是还有我呢嘛,我能看到你说话,想说什么我帮你转述。”

为什么是你呢,明明有更多更可靠的人啊。

夜久惆怅的眼神完全不含水分……我要伤心了啊喂。“意思是说我不可靠喽?我好歹也是你的主将啊夜久!别这么不信任我啊!而且别说的好像我愿意一样啊,我是被选召的少年,没经过本人同意就被传送到异时空拯救世界啦。”

有你也,凑合吧?不指望你帮忙,别捣乱就行。别人真的看不到吗?

我扭过头走进了便利店,随便拉了个看起来是一年级的同校生,指着夜久说:“同学,你看好了哦。”

然后提高音量:“夜久,别人看不到是因为我是你的主!将!大!人!啊!”

于是我如愿以偿地看到夜久身边出现的黑色文字:

小点声啊很丢人的!

我微笑着回过头,“同学,你看到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了吗?比如那边那位同学身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惊魂未定的同校生看看我又看看夜久,明显一脸“这人有病”,然后摇摇头。

“好的,谢谢你。”我对着夜久耸耸肩。

夜久扭过了头。

4

然而夜久并不愿意轻易接受他人的帮助。第二天早晨我见到夜久的时候,他手里捏着自己的笔记本,看起来依旧没有改变不能说话的现状。我冲他摆摆手,他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但是只是点了点头。

直到我走到他身边,夜久都没说一句话。我犹豫了一下,问:“怎么不说话呢?”

夜久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移开了目光。过了好久,我才看到他身旁慢吞吞地出现一行文字:

说了也没人听得见。

“我能看到哦。”

那没什么用啊。

这是这一天夜久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从第一节课到晚上训练结束,他都固执坚持着用文字与他人交流。去图书馆之前要先写好给管理员的字条,去便利店之前要先确认自己要不要买放在售货员背后的东西,在笔记本上写好“这个多少钱”和“什么时候可以来取”,就连午餐要吃什么都要提前决定好。

在校时间这么过还算可以,但是,训练时怎么办呢?别的不说,天生操心命的夜久真的能忍受看着不争气的后辈逃避训练而一言不发吗?

但是事实证明我忽略了另一种更直接的可能性——夜久不用说话,他直接动手就行了。

然而动完手之后的夜久,心情并没有好转,阴沉着脸,扭过头跑开了。

他依旧不开心。

训练结束之后,夜久难得的第一个离开了活动室。当我走出活动室的时候,夜久早就没影了,但是戏剧性的是,出了校门我就看到他一个人蹲在自动售货机前纠结。

我能想象他的内心活动是怎样的。看起来是在选饮料,其实心里一定在碎碎念,但是又不会说出口——他也没的说嘛。

我咳嗽了两声,夜久没有一点反应。“夜久!”我提高音量,他才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顿了两秒,抬腿就走。

真伤人啊,我有这么可怕吗?

我也没心思再去拦他,又把声音提高了两度:“有事给我发短信,别一个人憋着。”

这次他连停都没停,反而加快了脚步。

5

再见到夜久的时候他仍然闷闷不乐,手里捏着那个已经快被他捏变形了的笔记本。而且,和前一天一样,见了我之后分外冷淡,坚决不开口。

这又是何苦呢,夜久同学……

我慢慢地走到他身边,伸出胳膊揽上了夜久的肩膀,他迅速地想要挣开,我收紧了手臂,“别那么紧张嘛,夜久同学。”

你放开!

“我就和你说一句话,说完就放。”

放开再说!

“放开你就跑了。”

……有话快说,要上课了!

“晚上训练结束之后别走那么快,我请你吃拉面。”

然后我放开了手臂,夜久飞快地站到了离我远远的地方,然后迅速转头离开了。

他还是没说答不答应嘛……我有点担心夜久会爽约。但是幸运的是,训练结束之后夜久就在校门口等我了,我慢悠悠地踱过去,“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有的吃还不来,我又不傻。

长时间运动之后我也饿得不行,和夜久一起到了拉面店之后先狼吞虎咽一阵之后才想起正事。放下碗之后看到夜久正在小口小口地喝汤,注意到我的目光之后也放下了碗。

“喂,夜久。”我认真地看着他。

夜久也看着我。

“说点什么吧。”

……你无不无聊啊!

夜久“啪”地一下把筷子拍在了碗沿上,气鼓鼓地瞪着我。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的夜久真是可爱极了,我微笑着说:“真好,再多说几句吧,求你啦。”

莫名其妙!

夜久站起身就要走,我连忙拉住他,“诶诶诶,别走别走别走!就满足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嘛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停下了脚步的夜久,看向我的表情从愤怒,到嫌弃,最后慢慢变成了惊恐……“别露出那种表情啊夜久同学!总想着奇怪的事情会长不高的!”我连忙摆手,“我是说……你听我说!夜久你就没有过年少时期的梦想吗!超能力啊异能者啊命中注定的救世主啊什么的……总之这种稀有的能力很珍贵的你好歹让我用一下!”

最终夜久还是在迟疑了数秒之后重新坐了下来,情绪低沉没有好转。

我摇了摇头。“好啦,别总哭丧着脸。夜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能发声的?”

前天早晨起床之后。

或许是因为回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夜久身边的字迹与平时相比有点走形。

“怎么发现的呢?”

原本没什么问题,但是读外语的时候没听到自己的声音。和身边的人说话,他们也像没听到一样……不,是真的没听到。

这就有点麻烦了啊……“太超自然了啊,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头疼地揉揉头发,“不过为什么是我呢?能够看到夜久你说话。”

在店里的其他人看来,我和夜久一定非常奇怪。因为从始到终都只有一个人在说话,另一个人则一直缄默不语。

夜久皱着眉头,看不出在想什么。……谁知道呢。

“嗯……我也不知道。”我笑着看向他,“不过有一点,肯定是因为我特别。”

特别在哪里?

“我是你的主将大人呀,夜久同学。”我认真地回答,“神大人派我来拯救你,你还不领情。”

夜久看了我两秒钟,然后露出了三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6

在这之后,虽然夜久仍然不愿意主动让我帮忙,但是也不再拒绝我的帮助了。对于习惯了塑造男子汉形象的夜久同学来说这真是巨大的突破啊,我真欣慰。

这家伙从我认识他的那天起就在奇怪的地方特别固执,无论是什么样的难题都希望能够自己解决,不习惯依赖别人也不想要依赖别人。遇上这种无解的神秘事件,说不定真的是上天想让他改变一下这种个性。至于为什么是我,这个问题一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想必夜久也考虑了无数种可能性——

——真好奇啊,他觉得可能的理由。

午餐时和夜久一起去食堂的路上,我问他:“想吃什么?”

要叉烧拉面套餐,配菜要——

看着夜久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午餐吃的不错嘛,夜久。”

下午要训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晚饭呢。夜久笑着说,身边的字迹颜色比平时淡了一些,收笔处向上扬。

“好——叉烧拉面套餐,”我说,“配菜要什么?”

夜久微笑着动了动嘴唇。

……可是他身边没有出现任何文字。

“抱歉抱歉,配菜要什么?”我又重复了一遍。

夜久仰起脸疑惑地看着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口型。可是身边依旧没有文字出现,我盯着夜久的脸好久,直到他躲开了我的目光。

怎么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等一下再说吧。配菜是炒蔬菜对吧?”

嗯,麻烦你了。

吃午饭时夜久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想了半天,回答:“刚才你说‘配菜要炒蔬菜’的时候,身边没出现文字哦。”

没出现文字?

“对,只看到你的口型,但是没有文字。”

一整句话都没出现吗?

“不,只有‘炒蔬菜’这个词没出现。”

是这样吗——

夜久重复了一遍“炒蔬菜”这个词,但是他的身边仍然没出现这几个字。

“没出现哦。”

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只有‘是这样吗’,‘炒蔬菜’的位置是空白。”

这又代表了什么啊?夜久皱了皱眉头。……喂喂,别碰我的叉烧!

“嘁,夜久同学真小气。”

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

7

后来的几天,因为开始有意识地在意我看不到的词语,我发现不仅仅是“炒蔬菜”,还有一些词语是夜久说出来我也看不到的。比如说,当他读“音驹”的时候,身边就是一片空白。同样的词语还有“排球”和“音驹男子排球部”,单独的假名明明可以很顺利地出现,可是一旦组成了这些词语,就什么都看不到。

夜久对此并不在意,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

你那奇怪的固执劲儿去哪里了呢,夜久同学……

训练结束之后,夜久要去车站等车。走之前他一直在数口袋里的硬币,直到确认无误了才满意地迈开了步子。

对了。

夜久转过身,像是要告诉我什么事情似的。

我昨天等车的时候,看到一只超可爱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抱歉,一只超可爱的什么?”

夜久重复了一遍。从他的口型我可以判断出他应该是说“猫”,但是……

……他的身边依旧一个字都没有。

“嗯……夜久同学。”我拍拍他的肩膀,“新词库解锁了。”

夜久一愣一愣的,又看了看平时文字会出现的那个地方。

8

在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从夜久身边的空气中读到他想说的话之后,这种如同系统BUG一样无法出现的词语再次深深地折磨起了我的好奇心。这些毫无关联的词语叠加在一起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找齐所有黑尾铁朗看不见的词语可以召唤神龙?还是说是外星人发送的秘密信息?亦或者夜久其实是失落人间的神之子,而我的任务是从这些看不到的词语中寻找将他送回神界的方法……

回到现实中,我把自己的现代国语课本递给了夜久。

这是干嘛?

夜久疑惑地看着课本。

“嗯……从封面开始读吧。我觉得这样可以排查一下还有哪些词语你读出来我看不到。”

你是不是快无聊死了啊?

尽管这样回答了,但是夜久并没有生气。虽然他并没有从封面开始读,但还是翻开了扉页。

三年五组——

夜久身边的“三年五组”渐渐淡去,后面还有至少四个汉字的空白。

……那是我的名字啊!

我冷静地举起手,“夜久,停一下。”

近一段时间,因为必须通过视觉了解他想说的话,所以现在我渐渐能够分辨夜久在说一些简单的短句时露出的表情了。这一刻夜久抬起头看看我,表情是在问“怎么了”。

怎么了?

“我突然有个想法,问题可能并不是我看不到的这些词汇有什么共同点。”我说。

为什么?

“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接受我和自己每天打的排球有什么共同点的。”

……哈?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夜久歪着头思考了将近十五秒钟,然后表情渐渐变得复杂起来,说不定其中夹杂着点惊恐……我掏出手机,“你再说几句话,我拍张照片,试试能不能拍出来。”

拍照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啊……?

“嗯,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我看得到的字迹可以被拍下来。来,笑一笑——”

诶,等等——

夜久还没来得及反抗,我就已经按下了拍摄键。夜久毫无准备的表情就这样留在了相册里,他没笑,眼睛睁大,有点惊讶,但是不生气。“果然啊,”我看着这张照片,“什么也没拍到。”

能拍到就怪了,只有你能看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被拍下来。夜久叹了口气。像闪灵一样……

“别突然说这种恐怖的东西啊,夜久同学。”我把手机收回了口袋。

……嗯,那张照片,也不是一点私心都没有啦。

9

这无解的超自然事件困扰了我整整一个星期。夜久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我无聊,可是有好奇心是一种多么宝贵的品质啊夜久同学,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夜久听了我的话,冷静地回答了一句话。

好奇心害死——

“……我又不是猫。”我回答。

夜久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突然伸出手使劲揉了我的头发!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就被他得逞了,这家伙使劲揉了一通之后连迅速撤退都没有,站在我面前笑得不能自己……连打完就跑这种道理都不懂吗夜久同学?!虽然听不到他的笑声,但是他笑得真的很开心。

笑容真棒。

本来想报复回去的我,最终还是放下了手,看着夜久开心地笑,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天,体育馆维修,因此晚上没有训练。夜久原本打算早点回家,却被我拉住了。

干什么?

“去图书馆吧。”

可是我昨天才借过书呢。

“不是,我记得今天早晨看到有人拿着《广辞苑》去了图书馆来着……”

……你还真是无聊。

图书馆里人不多,我拿着《广辞苑》找了地方坐下,夜久坐在我对面,一脸哭笑不得地盯着我手里厚厚的一大本辞典。……我改主意了,这么一大本要读到什么时候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竖起拇指。

可是一页就要读半个小时吧……

翻开内页之后夜久更加苦恼了。

“那就读一页,只读一页。”我说。

我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但是夜久什么都没有说,真的翻开了《广辞苑》的第一页。

原本是想看着他身边的文字组成的句子中有没有空白的,但是这种工作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

这个时候恐怕夜久读了什么我看不到的词语,我也注意不到吧。

至于夜久究竟用了多久才把第一页读完,我完全没有在意。只是看到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合上了辞典,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一页就这么长啊……

“夜久你竟然会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是你让我读的吗?

他有点不满,但是没生气。

“可是你竟然答应了读辞典这种要求……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我说,“要是平常,夜久你肯定会拒绝的。”

夜久敲敲《广辞苑》的封面,发出沉闷的声响。因为我也想快点回到能发声的日子。不然才不陪你干这种无聊事儿呢。

这时管理员老师严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她在警告我们小点声。

10

夜久最近不止一次和我提起那只在车站附近的猫,据说似乎是家猫,因为并不怕人。但是遗憾的是我一直没见到那只可爱至极的猫,最近的我仍然被自己无法看到的词语深深困扰着。

时间到了四月底,天气温暖宜人,在训练结束之后,夜久就像往常一样要去车站等公交车。我自愿陪他走一段路,他也没有拒绝。

天气有点热起来了啊,明明才四月份。

夜久抱怨着,抬起手臂看向夕阳的方向。“已经快要五月份了哟,不是‘才四月份’的程度。”我说。

快要到黄金周了呀,教练说要安排合宿呢。

“是啊,教练说大概明天就可以给我们具体计划了。”

不知道这次——快看!

话说到一半,夜久突然飞快地向前跑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仔细一看才发现前面的站牌下有一只黑猫。

黑猫看到夜久似乎也十分惊喜,向前跳跃了几步来到了夜久面前。夜久蹲下身,开心地抚摸着黑猫的脊背。

今天又是你自己啊?怎么又来车站了呢?

“……噗。”

心情大好的夜久并没注意到我差点笑出声,依旧专注于和猫咪对话,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呢……

不过,这个画面还真是治愈人心。

我站在夜久身后被治愈了两分钟,然后走到他身边蹲下了身。

“你还真是喜欢猫呀。”

是啊,我喜欢猫。

夜久愉快地回答。

……

……哪里不对。

“……你还真是……喜欢猫……?”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夜久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只是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回答。

我喜欢猫。

我的脑子现在有点乱。

这个我本应该看不到的词语,出现在了夜久的身边。

为什么?

片刻之后,我轻声说:“夜久。”

嗯?

“‘I like volleyball’用日语怎么说?”

我喜欢排球。

他还没意识到我发现了什么。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现了什么。

是什么呢?

是我本来应该永远藏在心底的事情吗?

对夜久来说也是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是什么呢?

四月末的阳光尚不刺眼,不如说温柔的过分了。微风吹过带起自己的发丝,脸颊一侧有点微微的痒。我下意识地想找点什么东西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身边什么都没有。

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情绪波动,夜久疑惑地看向我。

怎么了?

我们离的很近,夜久抬起头来时我几乎能碰到他的额头。

被我看得太久了,夜久移开了目光。

没事就——

“我喜欢你。”

夜久的动作僵硬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说什么蠢话呢,这玩笑超没水平的。

“不不不,不是玩笑。”我冷静地说,“是真的。喜欢你,喜欢的不行,每天见到你都会想‘夜久好可爱’‘夜久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喂喂喂,玩够了就停吧。夜久的脸上没有了笑容,那只猫突然受了惊吓似的逃走了,他没有看它的方向,直接站起了身,转过了头。

我也站起了身,突然起立让我有点头晕,但是我站的很稳。

“我喜欢你很久了。”我觉得我从没这么冷静过。“不是一开始就喜欢,但是喜欢你的一瞬间我就在想‘啊啊,真是麻烦了,我竟然喜欢上夜久了’。严厉的夜久也好,从不放弃的夜久也好,帅爆了的夜久也好,不断努力的夜久也好,偶尔耍耍小孩子性子的夜久也好,不管什么样的夜久都超可爱。”

夜久没有回过头。

“我想和夜久恋爱,想和夜久一起生活,想一直喜欢夜久。”我说。

“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也喜欢我。”

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夜久很久都没有任何反应。慢慢地,他的肩膀开始颤抖,他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呼吸变得有点粗重,耳根发红。

身边的空气中仿佛滴落了大滴的稀释过的墨水,慢慢揉成了文字。

我一直……我一直……

从第一个字开始,一个比一个颜色淡,直到最后一个字淡的几乎看不清,但是我听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喜欢你。

夜久转过了身,放下了手,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掉进了衣领,他的嘴唇在动。

只是这一次,我没在夜久身边看到那些突兀的文字。

我听到一个足以让我当场落泪的、有点沙哑的、熟悉的少年音——

“……黑尾。”

 

FIN.